教授觀點

首頁 - 教授觀點 - 正文

劉智強:疫情中(/後)的企業經營管理

  • 發布日期:2020-02-12
  • 點擊數:

  

疫情中(/後)的企業如何經營管理,這是一個沈重的話題,但是不可回避。個人這裏先分析企業複工後極可能遇到的一個問題:激勵失靈問題,以提醒企業未雨綢缪和思忖對策。

貝勃定律發現,當人們經曆強烈刺激後,再次施予的刺激對他/她而言就會變得微不足道,特別是當第二次的刺激相對更小的時候;就是說,第一次的大刺激會沖淡第二次的小刺激。比如我們經常發現,有過生死體驗的人更容易大徹大悟、更加佛系等等,比如王陽明的龍場悟道,就屬于這種情況。這次源于武漢的新型肺炎從心理和生理上都給了人們一次大的刺激,因此不管是體驗、經曆、目睹,還是僅僅聽聞了的人,很可能都會從心底裏掀起波瀾甚至排山倒海,如此大的刺激不可能不留下什麽,特別是在武漢的朋友們和直接體驗了疾病的人。那麽會留下什麽呢?根據貝勃定律預測,他們很可能對複工後的企業激勵政策變得麻木,至少一段時間內會如此。記得一位經曆過當年北京SARS風波的同事回憶,當時很多人都大把大把地花錢,也不想後面還要過日子,至于上班嘛,套用一句粗話,“去你的!”這次始于武漢的新型肺炎帶來的沖擊絕不亞于當年的SARS,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面對這種情況,企業准備了什麽?獎勵、懲罰,甚至辭退?企業都可以試,但是同時也要准備好應對兩種可能:用處不大和法不責衆,即普遍性的激勵失靈。

怎麽解決這個問題?說實話我也沒有想好,但還是鬥膽說幾點,主要是抛磚引玉。一是逼空記憶。這個逼空不是殺滅,而是同化,可通過在工作中釀造“劫後余生的美好”來同化不良記憶。二是制造溫暖的群際接觸片斷。根據純粹接觸效應,更多的接觸特別是溫暖接觸是社會助長的最有效的催化劑,不妨試試這些:深入他們的家庭,了解他們的困窘;有意制造更多合作工作機會,多發一點津貼;多些時間一起運動和進食,就像我們管院自發的“吃飯群”和“跑步群”活動一樣,不同之處在于把它們變成“官方行動”,正常時期這可能是一個冷笑話,但特殊時期就不一樣了。三是聽他們講,注意是聽他們講而不是我們講,不管他們講多久。祥林嫂最後之所以沒有活下去,是因爲後來根本沒有人願意聽了,大家都在躲避。正常時期,男人平均每天說7000個字,女人平均每天20000個字,特殊時期還會更多。這是平均數,需要說完。說完之後呢,說完可能就好了,不用多做什麽,不信可以查查霍桑實驗中的訪談效應。四是專業治療。對于個別特別嚴重的,可以借助醫學介入,比如采取邊緣系統治療,修複警覺系統,恢複情緒腦的正常工作。五是時間,就像華中科技大學管理學院廖建橋教授說的,“時間是最好的醫生,有時甚至是唯一的醫生”,因此企業要做的就是寬容地和移情地看待眼前的一切,多想想“他們也不容易”,然後雲淡風輕地和他們一起“低效率”。相信這不會是常態,這只是“美好”前的必經階段。

簡介:劉智強,華中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美國馬裏蘭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等訪問學者;美國管理學會(AOM)會員;中國人力資源管理論壇學術委員會委員、中國管理現代化研究會組織行爲與人力資源管理專業委員會常務理事、武漢市預算績效管理專家、湖北省人力資源學會秘書長。

學院要聞

  • 1
  • 2
  • 3
  • 4
  • 5